炳康网 > 旅游资讯  >  正文

山东重点国有景区将三权分离 旅游景区“去国有化”临考

发布时间:2020-10-15 14:00:02 来源:炳康网

“截至目前,我县亲情沂蒙集团国有股的退出工作已接近尾声。在公示期结束后,国有股将全部退出,该集团旗下的三大景区将尝试深度市场化运作模式。”12日,沂水县旅游局局长于化凤接受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说。

   近日,山东省政府出台《关于贯彻落实国发〔2014〕31号文件促进旅游业改革发展的实施意见》。意见提出,到2017年,全省重点国有旅游景区基本实现所有权、管理权、经营权分离。

  根据意见,山东将建立所有权归国家所有、行政管理权由景区管委会负责、经营权由企业承担的管理运作模式,并按照“非禁即入”的原则,建立公开透明的市场准入标准和运行规则,支持各类社会资本进入旅游景区市场。

   导报记者调查了解到,其实,在旅游景区的运营中,个别国有景区在运转中凸显的乏力和管理弊端,已让地方旅游部门开始着手“去国有化”的进程。

  进行时

   亲情沂蒙集团成立于2010年,拥有雪山彩虹谷、天然地下画廊和沂蒙山根据地三大景区。

   “自2012年以来,亲情沂蒙集团已显转型升级乏力和自身发展实力不足。在征求集团股东意见后,政府对亲情沂蒙集团实行整体股权转让,以盘活思路。”于化凤说。

   当地管理者认识到,景区的资质并非营运状况的决定因素。“按说,雪山彩虹谷是室外景观,天然地下画廊是天然景点,沂蒙山根据地属于红色教育景点,三处景区搭配适宜。”于化凤分析说。

   相对而言,由民营资本山东龙岗旅游集团控股的该县另外三大景区———地下大峡谷、萤火虫水洞、灵泉山,却发展状况良好。

   在整体招商信息公布之后,先后有包括香港东晖国际集团、华汇企业集团、瑞尔特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在内的10余家投资方到亲情沂蒙集团考察。最终,该集团与瑞尔特公司签订了投资协议,计划总投资10亿元。

   国有、民营多元市场主体的运营模式正在多地形成。

   据悉,青岛市按照“政府主导、政企分开,市场运作”的原则,推进崂山风景区管理体制的改革。崂山风景区组建成立青岛崂山旅游集团有限公司,下设6个子公司。集团公司严格区分景区保护性资源和经营性资源的界限,实现了经营性资源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。

   据了解,全省国有重点景区蒙山已实现了“三权分离”,其中,所有权归景区管委会,管理权由蒙山几家林场和经营公司共同掌握,经营权交由企业独立经营。

   导报记者还从烟台市旅游局了解到,该市早就开始着手引导国有旅游景区体制改革。海阳招虎山景区,引入社会资本进行开发建设,共同管理,盘活了国有资本,推动了景区升级。目前,整个烟台市企业化经营的旅游景区有30处,占全部A级景区的比例达65%。

   据蓬莱市旅游局相关负责人透露,该市民营旅游企业实现收入40亿元,占全市旅游综合收入的60%以上。

  民资优势

   于化凤在分析当地旅游业发展状况的时候,常常拿沂水与邻县沂南做对比。

   “沂水的旅游业起步虽然早于沂南,但是这两年的步伐明显落后于沂南。”在于化凤看来,此前的投资体量小是一方面,另外,市场机制的灵活以及市场主体的活力亦是非常重要的方面。

   “民营资本最大的优势是嗅觉灵敏,运转灵活。”于化凤对导报记者说。

   截至目前,山东已有的5A级景区中,惟有蓬莱的三仙山·八仙过海景区和烟台南山旅游区两家属非国有。

   正如于化凤的感受,非国有资本在景区运营中的优势已经通过数字体现出来。

   上述蓬莱市旅游局负责人表示,三仙山·八仙过海景区的运作方蓬莱八仙过海旅游有限公司,已先后投资80多亿元,在10年间建设了三仙山。八仙过海旅游景区、蓬莱海洋极地世界、欧乐堡梦幻世界景区,以及酒店、剧院、游船游船等经营实体,已成为该市集旅游景区、主题酒店、文化演艺、休闲地产于一体的文化旅游航母。

   “我们先后引进建设旅游项目25个,总投资220亿元,已完成投资52亿元。所有项目建成运营后,每年将新增旅游综合收入70亿元。”蓬莱八仙过海旅游有限公司宣传部长姜山接受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   “国有景区实行‘三权分离’后,政府可以扔掉持续投资的包袱,景区也可以摆脱政府管理僵化、脱离市场的弊端。”一名国有景区负责人表示。

   据导报记者了解,蒙山云蒙景区在政府管理的16年间,总投资不过六七千万元,2009年至今交给民企运营后,累计投入已近2亿元。

  难点

   “国有旅游景区基本实现所有权、管理权、经营权分离,不仅仅是景区自己的事情,还需要将景区管理体制改革放到整个经济体制改革的大背景下。”山东大学管理学院旅游管理系教授王晨光对导报记者说。

   在王晨光看来,“三权分离”首先要做的是将景区进行分类,确定哪些是公益性的、哪些是营利性的。按照国际惯例,一些国有景区是必定要开放成为公益性景点,从而体现其核心价值的,这部分景区就必须与营利性景区区分开来。

   另外,王晨光认为,国有旅游景区由于产权、管理权等成分复杂,“三权分离”难免会遇到一些问题,比如,一些国家级风景名胜区,按照相关规定是不允许民资介入的。要推进此类景区的改革,需要有明确的政策模板。

   “这些雕梁画柱因为面朝大海,常年受海风侵袭和咸湿空气的侵蚀,每年都要做大量的维护工作,不然,用不了多久这些古人留下的遗产就会面目全非,甚至完全毁掉。”导报记者此前采访蓬莱市文物管理局申遗办工作人员刘鹏时,她指着蓬莱阁景区的一处门柱说。 在一些文物管理部门看来,景区“三权分离”后,对具有文物保护价值的景点的维护工作也会带来一定挑战。

   “民资毕竟具有趋利性,握有经营权后如何及时有效地对这些古迹进行保护,是个令人担心的问题。”一名旅游业内人士说。

   于化凤也坦言,民资虽然有诸多优势,但是一些小体量的民资与大集团大资本相比,还具有很多劣势。


河北水漆品牌品牌 http://chenyang.com/chenyang/zeren/
炳康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