炳康网 > 故事会  >  正文

审讯

发布时间:2020-10-15 14:09:38 来源:炳康网

“让月儿过来照顾你吧!月儿是我从戏楼里带来的,很小的时候就跟了我,大少奶奶千万不要嫌弃她的来处!”

赵姨娘倒是个实爽人,只因是个戏子,在符家一直抬不起头,被二夫人打压得死死,好在符老爷宠她,偶尔也让她恃宠而骄了些。

“哪里?我谢赵姨娘还来不及呢!”孟绫启口笑着说。

两人你一言我一语,直至夜幕降下赵姨娘才离去。

二夫人屋里,依旧点着灯,只见她穿了身宽松的真丝睡衣横在榻上,翻来覆去的,心里闹腾的紧,忽地她似想起了什么,忙起身拨了个电话:“永辰啊,我是小姨!那件事办得怎样了?”

电话那头的邹永辰怀里正搂着个舞女,听见电话响,一手拿着话机,一手仍停在舞女胸前那两团丰盈上搓揉。

邹永辰嘴角牵牵,逸出一丝冷笑,他堂堂调查科科长,还有搞不定的事,“放心小姨,就快了哈,宗硕就等着做会长吧!”

“那就好!我替崇硕谢谢你!”二夫人哈腰陪笑道。

“不用谢,我只要一个人!”邹永辰笑道。

“谁?”二夫人以为他又想杀什么人,心里毛虚虚的,连声音都在抖瑟。

“孟绫!”

二夫人一怔,怎么都没想到杀人不眨眼的邹永辰这回兜了一圈,居然是为为了孟绫那狐媚子,她实在想不出孟绫有什么好。

见她不出声,邹永辰接着说:“我要她好好的,若是少了半根汗毛,这代价小姨是沉受不住了!”

二夫人吓出一身冷汗,邹永辰就是个恶魔,他的情报系统遍布明城各处,她在符家的所作所为怕是逃不过邹永辰的耳目,她开始庆幸自己,那天没将孟绫整死,不然邹永辰绝不会让她好过。

“好!我答应!”二夫人点头哈腰道。

那边邹永辰随手将电话一甩,冲着一旁还在卖弄骚姿的舞女冷冷瞥了眼:“滚!”

那舞女负气地将嘴一嘟,不情不愿地从沙发上坐起。

不知这个变脸比翻书还快的男人到底在想什么?

将衣服拉拢,拾了包扭着水蛇腰离去。

舞女一走,邹永辰随手摸出打火机点了根烟夹在指尖,继而拉开书桌里上的一个抽屉,从中取出一个四方盒子。

他将盒子打开,里面躺着根秀气的发夹,那发夹上的细碎珍珠,由于时间久了微微发黄。

邹永辰修长的指尖抚过那发夹,喃喃说道:“小绫,你定是不记得我了吧?”

说时猛得吸了口烟,继而又缓缓吐出来。

这时,门外响起脚步声,只听有人说:“报告科长!那个叫阿东的还是不肯招,要不直接做掉!”

邹永辰慢呼幽幽地合上盒子,随手关好抽屉。

“再嘴硬的,老子都有办法从他嘴里套出东西!”说时将吸了一半的烟往地上一扔,用皮鞋踏了踏,随后拎起沙发上的枪套,别在皮带扣上,拾了披风推门而去。

邹永辰越过曲折的长廊,身后跟着两个黑衣保镖,直向长廊尽头那间大屋走去。

屋里没有窗子,灯开得雪亮。墙上整齐地挂着一排排的刑具,地上生着四个火盆,盆中刚添了炭,火苗熊熊燃着,空气里还有皮肉烧焦的味道,让人欲呕。

一个被打得血肉模糊,皮开肉绽的男子直挺挺地趴在地上,若不是他胸脯还微微起伏着,跟具死尸已无区别。

邹永辰带着保镖步近,门在他们身后合上,屋内的一切,与外面的的世界完全隔绝。

邹永辰打量起地上的男人,嘴角一牵,冷笑道:“死了?”

他负责行刑的人慢哈腰点头地凑上来说:“没死,没死!”

说时一脚踏在那男人正血流不止,已露出白骨的膝盖上,“啊!”

男人痛得直打颤,一声惨呼,扬起头,脸上的血水与腿上的血水融合一体。

邹永辰哼哼,弯腰冲地上的男人说:“痛吧!只要你老实交待,我们也不为难你!快说,你的上线是谁,那些盘林西林又是送到哪的?接头人是谁?”

男人干裂的嘴角牵牵,逸出一丝嘲笑,不时激怒了邹永辰,邹永辰脱下手里的白手套,漫不经心地冲身旁的人说:“上刑!”

男人立即被人左右夹持,缚在墙上的刑具上,一对尖锐的利具,从琵琶骨穿过,痛得男人痉挛抽搐,却硬咬着牙没哼出来。一身的冷汗随着血水缓缓淌落,仅一会,地上已汇聚成了血池。

“说不说?”邹永辰拿起火盆里烧得赤红的火钳点了根烟。

男人眼神依旧淡漠,只是嘴角的讥讽半丝不减。

邹永辰眉头一皱,马上将火钳朝男人靠去。

“嗞”皮肉烧焦的味道,弥漫了整个刑房。

到底是血肉之驱,即便有钢铁般的意志,也熬不过这样的苦刑,男人顿时晕死过去。

奄奄一息的时候,偏偏又有一桶冷水兜头浇下,寒彻身心,逼迫他哆嗦着醒来。身上的血还在一滴滴的往下滴。每寸肌肤都在痛啸,万千根神经都无比清醒的感受着痛觉。痛!痛不欲生。

他忽然想着就这样死了算了。

可是他还有妻子、还有妹妹,还有那个即将出世的孩子,他怕是没机会见到她们。

眸里盈满了泪水,可他却对自己所做的一切绝不后悔,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么做,是救了多数人,牺牲一个他,又算得了什么。

邹永辰见他死咬着牙不肯说,将手里的烟头一甩,步上前一把拎起男人的头发,冷笑着说:“你就是不想活,也要想想家人!我听说,你老婆二两个月前替你生了个儿子,想不想见见他们!”

男人空洞的眼神燃起了亮光。

原来他有儿子了真好!

邹永辰见他仍不说话,示意身边的人继续施刑。

直至折腾累了,邹永辰也没从男人嘴里问出半个字,气得他夺门而去。

孟绫梦见了孟东,见他一身是血,哭着跟她说:“绫儿啊,这些年都是哥不好,没好好照顾你和你大嫂,往后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!湉儿还小,若不嫌弃就当是自己的孩子养吧,若实在为难,就找个好点的人家送了!”

孟绫泣不成声,朝离去的孟东伸手,“哥哥……”


孝感租房网 https://xg.c21.com.cn/
炳康网